返回 全权委托  红顶商人胡雪岩2·信誉即生意 首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于是两个人穿衣起身。刘不才是第一次到胡家,想到他侄女儿,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他不知道胡雪岩在湖州另立门户,胡太太是不是知道。倘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免尴尬,因而便有畏缩之意。但转念又觉得这是机会,可以看看胡太太为人如何?将来跟芙蓉是不是相处得来?
      就这样踌躇着,走出华清池时,脚步就懒了。胡雪岩回身一望,从他的脸色,猜到他的心里,觉得必须交代一句。
      “三叔,”他说,“在湖州的事,见了内人,不必提起。”
      这句话解消了刘不才心里的一个疙瘩,脑筋就变得灵活了。“那么,”他提醒他说,“你也不能叫我三叔!脱口出来,就露了马脚。”
      “不要紧。倘或内人问起来,我只说我先认识你侄儿,跟着小辈叫,也是有的。”
      “算了,你叫我别样。我也不想做你的长辈,宁愿做朋友。”
      “是的!刘三爷。”
      这是“官称”,刘不才欣然同意。一起坐轿到了胡家,拜见胡雪岩的母亲和妻子,刘不才口称“伯母”、“大嫂”。看这位“胡大嫂”人虽精明,极顾“外场”,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悍泼妇人,刘不才替芙蓉放了一半心。
      于是围炉把酒,胡雪岩开始谈到庞二,“你晓得的,我现在顶要紧的一笔生意,是上海的丝。”他说,“我既然托了你,以后也还要共事,我不必瞒你,年关快到了,各处的账目要结,应该开销的要开销,上海那批丝,非脱手不可。”
      “嗯,嗯!”刘不才生长在湖州,耳濡目染,对销洋庄的丝自然也颇了解,“现在价钱不错呀!不如早早脱手。摆到明年,丝一变黄,再加新丝上市,你就要吃大亏了。”
      “是的,眼前的价钱虽不错,不过还可以卖得好,说句你不相信的话,价钱可以由我开。”
      “有这样的好事!”刘不才真的有些不信,反问一句,“那你还在这里做啥?赶紧到上海去呀!”
      “对!就这几天,我一定要动身。现在只等庞二的一句话。”
      这一句话就是要取得庞二的承诺,他在上海跟洋商做丝的交易,跟胡雪岩采取同样的步骤,胡雪岩已经得到极机密的消息,江苏的督抚已经联衔出奏,因为在上海租界中的洋人,不断以军械粮食接济刘丽川,决定采取封锁的措施,断绝内地与洋人的贸易,迫使其转向“助顺”。这一来,丝茶两项,来源都会断绝,在上海的存货,洋人一定会尽量搜购,只要能够“垄断”,自然可以“居奇”。
      “原来如此!”刘不才很有把握地说,“这庞二一定会答应的,挑他赚钱,何乐而不为?”
      “话不是这么说。”胡雪岩大摇其头,“你不要把事情看得太容易!”
      刘不才是不大肯买账的性格,“我倒不相信!”他说,“庞二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凭交情,自然会答应。交情不够就难说了。你要晓得。第一,他跟洋人做了多年的交易,自然也有交情,有时不能不迁就;第二,在商场上,这有面子的关系,说起来庞二做丝生意,要听我胡某人的指挥。像他这样的身份,这句话怎么肯受?”
      想想果然!刘不才又服帖了,笑着说道:“你的脑筋是与众不同。这样一说,我倒还真得小心才好。”
      “对了!话有个说法。”胡雪岩接下来便教了他一套话。
      刘不才心领神会地点头,因为休戚相关的缘故,不免又问:“万一你倒扳价不放,洋人看看不划算,做不成交易,岂非枉做恶人?而且对庞二也不好交代!”
      “不会的!”胡雪岩答道,“外国的丝,本来出在叫做意大利的一个国度,法兰西也有。前个七八年,这两个国度里的蚕,起了蚕瘟,蚕种死了一大半,所以全要靠中国运丝去。原料不够,外国的丝厂、机坊都要关门,多少人的生计在那里!他们非买我们的丝不可。羊毛出在羊身上,水涨船高,又不亏洋丝商的本,怕什么!”
      “你连外国的行情都晓得!”刘不才颇有闻所未闻之感,“怪不得人家的生意做不过你。”
      “好了,好了!你不要恭维我了。”胡雪岩笑道,“这些话留着跟庞二去说。”
      刘不才如言受教,第二天专诚去访庞二,一见面先拿他恭维一顿,说他做生意有魄力,手段厉害。接着便谈到胡雪岩愿意拥护他做个“头脑”的话。
      “雪岩的意思是,洋人这几年越来越精明,越来越刁,看准有些户头急于脱货求现,故意杀价。一家价钱做低了,别家要想抬价不容易,所以,想请你出来登高一呼,号召同行,齐心来对付洋人!”
      “是啊!我也想到过,就是心不齐。原是为大家好,哪晓得人家倒像是求他似的。”庞二摇摇头,叹口气,“唉!我何苦舒服日子不过,要吃力不讨好,自己给自己找气来受!”
      “你是大少爷出身,从出娘胎,也没有受过气,自然做不来这种仰面求人的事。雪岩也知道,他只请你出面为头,靠你的地位号召,事情归他去做。”
      “这也不敢当!”庞二答道,“老胡这样捧我,实在当不起。”
      这话就要辨辨味道了,可能是真心话,也可能是推托。如果是推托,原因何在?刘不才这样想着,一面口中恭维,一面在细察庞二的脸色。
      这是刘不才有阅历的地方!庞二果然是假客气的话,他对胡雪岩虽颇欣赏,但相知不深,对于胡雪岩一下子如跳龙门似的,由穷小子闯出这样的手面,其间的传奇也听人约略谈过,认为他实力毕竟有限,深恐他弄什么玄虚,存着戒心。
      说到后来,刘不才有些着急了,“庞二哥,承蒙你看得起我,一见如故,所以雪岩托我这件事,我一口答应。现在你一再谦虚,似乎当我外人看待。”说到这里,发觉自己的态度有些过分,便笑一笑说,“好了,好了!庞二哥,我不管这桩闲事了,我请你到‘江山船’上吃花酒去。”
      最后这一转很好,庞二觉得刘不才很够朋友,自己虽存着猜疑之心,他却依旧当自己好朋友,这很难得。
      就一转念之间,心便软了,觉得无论如何要有个交代,于是这样笑道:“老刘,你不要气急!不看僧面看佛面,你第一趟跟我谈正经事,又是为彼此的利益,我怎么能不买你的账?不过,我也说句实话,像这样的事,做好了没有人感激,做坏了,同行的闲话很多。中国人的脑筋比外国人好,就是私心太重,所以我不敢冒昧出头。现在这样,我跟老胡先谈一谈再说,能做我一定做,决不会狗皮倒灶。你看好不好?”
      “哪还有不好的道理?你说,你们在哪里谈?”
      “今天我还有一个约,没有空了,就明天吧。”庞二又说,“你不是要请我吃花酒吗?我们就在江山船上谈好了。”
      “一言为定。明天请你江山船上吃花酒,我发帖子来。”
      “这不必了。你是用哪家的船?”庞二对此道也很熟悉,“顶好的是小金桂的船,只怕定出去了。其次就是‘何仙姑’的船。”
      “好,不是小金桂,就是何仙姑。事不宜迟,我马上去办。定好了船,还是发帖子来。”
      “好,好,我听你招呼。”庞二又说,“人不宜太多,略微清静些,好谈正事。”
      刘不才答应着告辞而去。进城直接去找胡雪岩,细说了经过,表示佩服胡雪岩有先见之明,果然事情不那么容易,又说他未能圆满达成任务,深感歉疚。
      “这是哪里的话!”胡雪岩安慰他说,“有这样一个结果,依我看,已经非常好了。”
      “那么,预备怎么跟他谈呢?”
      “那自然要临机应变。看样子,他是跟我初次共事,还不大能够相信。”胡雪岩又说,“这件事即使做不成功,我以后跟他合作的日子还有。所以,三爷,倘或事情谈不拢,你不必摆在心上,好像觉得对不起我,他不够朋友。你要一切照常,一点不在乎。你懂我意思不懂?”
      “当然懂!”刘不才深深点头,“这个朋友是长朋友。”
      “对了!”胡雪岩极欣慰地,“说这话,你是真的懂了。”
      于是,刘不才告辞回去,托刘庆生派人定了小金桂的船,又发帖子,整整忙了一下午,才算诸事就绪。哪知到了夜里,突然接到庞二的信,说他接到家报,第二天必须赶回南浔,花酒之约,只得辞谢,胡雪岩的事,希望即晚谈一谈,在何处见面,立等回音。
      信是由庞家的听差送来的,刘不才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庞二闹家务,看起来他的心境不会好,对胡雪岩的事,自然也不会感兴趣,谈与不谈已经无关宏旨了。不过想到“长朋友”这句话,刘不才觉得对庞二应有一番慰问之意,因此告诉庞家的听差,说他马上约了胡雪岩去拜访。
      等庞家的听差一走,刘不才接着也赶到了胡家,相见之下,说了经过,胡雪岩大为皱眉,沉吟了好半晌,倏地起身,成竹在胸似的说:“走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坐轿出城,见着了庞二,胡雪岩发觉他眉宇之间,隐然有忧色,便不谈自己的事,只问庞二有何急事,要赶回家去?
      “我叫人告到官里了!”庞二很坦率地回答,“这一趟回去,说不定要对簿公堂。”
      “不幸之至。”胡雪岩问道,“到底为了什么?”
      “这话说来太长,总之,族中有人见我境遇还过得去,无理取闹。花几个钱倒不在乎,这口气忍不下去。”
      一听这话,就知道无非族人夺产,事由不明,无法为他出什么主意,只好这样相劝:“庞二哥,讼则终凶,唯和为贵。”
      “和也要和得下来。”庞二摇摇头,“唉!不必谈了。”
      庞二不谈,胡雪岩却不能不谈,也不可不谈,因为他可以帮庞二的忙,“如果你愿意和,我包你和得下来。”胡雪岩说,“庞二哥,打官司你不必担心!只要理直,包赢不输,不过俗话说得好:富不跟穷斗。你的官司就打赢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啊!”庞二突然双眼发亮,“对了,你跟王大老爷是好朋友。这个忙可以帮我。”
      “当然。”胡雪岩说,“我先陪你走一趟。你的事要紧,我上海的事只好摆着再说了。”
      这是以退为进的说法,庞二被提醒了,他是阔少的作风,遇到这些地方,最拿得出决断,“老胡!”他说,“你上海的事不要紧,都在我身上。你说,要我怎么样?”
      “刘三爷跟你大致已经谈过了。我就是想庞二哥来出面,我劝同行齐心一致,由我陪你去跟洋人谈判。”
      “我是没有空来办这件事了。”庞二问道,“你在上海有多少丝?”
      “我有两万包。”
      “那就行了。我跟你加在一起,已经占到百分之七十,实力尽够了。你跟洋人会谈,我把我的栈单交了给你,委托你代我去做交易,你说怎么就怎么。这样总行了吧?”
      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胡雪岩喜出望外。有庞二的,不但对洋商的交易可以顺利达成,而且自己的声望,立刻就会升高。但好事来得太容易,反令人有不安之感,他不敢有得意的神色,“庞二哥,你这个委任重了!”他戒慎恐惧地说,“我怕万一搞得灰头土脸,对你不好交代。”
      “不会的!”庞二答道,“我听老刘谈过了,你对丝不外行。就请你记住一句话,‘顺风旗不要扯得太足’,自然万无一失。”
      “是的,”胡雪岩衷心受教,“我照你的话去做。价钱方面,我总还要跟你商量的,不会独断独行。”
      “不必,你看着办好了。至于回扣——”
      “不,不!”胡雪岩急忙摇手,“你这么捧我,我决不能再要回扣。原是你自己可以谈的事,怎么好损失回扣?我晓得你为人大方,不过你手下也有一班‘朋友’,叫他们背后说你的闲话,变得我对不起你了。”
      听这一说,庞二越觉得胡雪岩“落门落槛”,是做生意可以倾心合作的人。别人漂亮,他更不肯马虎,坚持一定要送,胡雪岩也作了很肯定的表示,倘或庞二一定要送,他不能不收,只是除了必要的开支以外,余数他要送庞二手下的“朋友”。
      “那随你,我就不管了。”庞二又说,“今天晚上我就写信通知上海,把栈单给你送去,送到哪里?”
      “不是这么做法,只请你写封委托信给我,同时请你通知宝号的档手,说明经过。栈单不必交给我。”
      这样做,亦无不可。谈完胡雪岩的事,庞二谈他自己的事。照胡雪岩的想法,上海那方面的生意,他可以托人代办,自己该陪着庞二到湖州,去替他料理官司。刘不才也在旁边帮腔,说胡雪岩对这种排难解纷的事,最为擅长,此行少不得他。但唯其如此,庞二反倒顾虑了。
      “老胡!有你出大力帮忙,这件事,我现在就可以放心,至多惹几天麻烦,花几吊银子,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不愿意落个仗势欺人的名声,你陪了我去,好是好,就只一样不妥,湖州好些人都知道你跟王大老爷是知交,看你出面,明明王大老爷秉公办理,别人说起来,总是我走了门路。”庞二停了一下又说,“这一来不但我不愿意,对王大老爷的官声也不好。”
      听了这番话,胡雪岩心想,谁说庞二是不懂事的纨绔,谁就是有眼无珠的草包,因而心悦诚服地答说:“庞二哥看事情,真正透彻!既然如此,我全听吩咐。”
      “不敢当!”庞二说道,“我只请你切切实实地替我写封信,我也是备而不用。”
      “好的。我的信要写两封,一封给王雪公,一封给刑幕秦老夫子,此人我也是有交情的,庞二哥有什么难处,尽管跟他商量。”
      “这是文的一面,还有武的一面。”刘不才插嘴问庞二,“郁四,你认不认识?”
      “认是认得,交情不深。”庞二答道,“说句实话,这些江湖朋友,我不大敢惹。”
      “这个人也是‘备而不用’好了。”胡雪岩说,“信我也是照写,其实不写也不要紧,郁四听见是庞二哥的事,不敢不尽心。”
      这是胡雪岩拿高帽子往庞二头上戴,意思是以庞家的名望,郁四自然要巴结。只是恭维得不肉麻,庞二听了非常舒服,心里在想,他们杭州人的俗语,“花花轿儿人抬人”,胡雪岩越是如此说,就越要买他的面子。
      “老胡,听你这一说,郁四跟你的交情一定不错。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这趟回湖州,倒要交他一交,请你替我写介绍信。”
      “一句话!”胡雪岩起身告辞,“你就要走了,总还有些事要料理,我不耽搁你的工夫,明天一早,我把信送来。”
      这天晚上胡雪岩备下三封极其切实的信,第二天一早带到庞二那里。投桃报李,他交给胡雪岩的两封信也很实在,一封是委托书;一封是写给他在上海的管事的,特意不封口,请胡雪岩代发,意思是让他过了目,好放心。这使得胡雪岩对庞二又有深一层的了解,做事不但豪爽,而且过节上的交代,一丝不苟,十分漂亮。藏书网
  
如果出现一直加载或提示已经到达最后一页,Vivo手机请点击屏幕中央“退出”,百度App请点击“关闭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红顶商人胡雪岩2·信誉即生意》的书友还喜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