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章 昆虫世纪  惑星世纪 首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姚伟风认为自己仍然是在那片酒精燃烧形成的火光之中。
      模糊不清的视野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暖之感。黑暗的视野已经完全褪去,姚伟风觉得好像被包裹在一层极大的膜层之间,从膜层中可以望见蓝色的天空,甚至连直指向天的林木也依稀可辨。
      他挣扎了一下,发现身边的膜层并不紧,是可以挪动移开的。他的手略略使劲,膜层居然发出清脆好听的碎裂声响,手可以自由地从中穿透。
      有了这样的尝试,他试试动动全身,发现身体就被紧密地包在这层并不牢靠的膜层之中,随着身体的扭动,全身上下包裹的膜层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响。然后,“波”的一声,眼前的膜层撕开,就见到了阳光。
      灼亮的火花,溶化中的手臂,紫芸隐约的尖叫……
      这时候,姚伟风才想起了那场焚身的烈火,以及先前发生过的种种事故。
      他四下观望,想把周遭的环境和回忆串联起来。青翠的林木,森林中的小屋,甚至,他还在身边看见了已经烧得剩下骨架的轮椅。
      此刻他的所在之处,居然就是自焚所在的森林小屋之前!
      姚伟风在森林前面陷入深深的沉思,想把之前的回忆串联起来。他伸手再把身边那片奇怪的膜层剥开,一边想着所有的记忆,一边站起身来。他不经心瞥见一旁已经烧成焦黑的轮椅,不禁发愁待会要如何活动?
      可是,仿佛有什么东西极不对头,他一边想着轮椅的事,一边回忆心里记得的所有片断。突然间,他愕然地想起一件事,看着自己的下身。
      “吓!”
      姚伟风陡地一惊,也不觉得有任何使劲的感觉,脚尖一踮,就发现身体如乘云,如御风一般地上升,轻易地把身边高耸的林木抛到脚下。在空中,还看得见树林外的大海、青山。
      姚伟风的上升之势直到树林顶端数公尺处方止。他在空中手忙脚乱地想抓住什么,却轻飘飘地开始下落。下落之势并不强,他很轻易地就着地,连一点摔下来的痛楚都没有。
      最离奇的是,落地之后他仍然好好地站着,一点也没有软瘫的情形。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姚伟风自从八岁那年严重的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十多年来,已经和轮椅几乎成为共生体了。但是在此刻,姚伟风不但直挺挺地站着,而且方才还跃起十多公尺高。
      死后的世界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这是姚伟风自觉想通其中关键时的第一个念头。
      在森林中,姚伟风自在地跑动、跳跃,有一刻他还推测自己是否已经成为幽灵,才会有这种自由自在的活动能力,可是跑动几次之后又觉得不像,那种奔跑跳跃之感相当的实在,有肌肉使力的明显感觉。他在一次调皮的实验当中奋力一跳,在空中居然一跃将近三十公尺的距离。
      另外一次,他在空中偶尔萌生“会不会飞”的念头。心念电转,背后居然“噗”的一声张开双翼,在树林间滑翔了一阵。
      行走玩耍间,他还看见了自己脱身而出的物体,静静地横陈在轮椅残骸的旁边。
      姚伟风跳跃过去仔细端详,发现那是一个前所未见的东西,呈长型注豆状,表面有焚烧的痕迹,烧成一片焦黑,可是内层却光采耀眼,一层层的薄膜颜色完全不同,里面应该就是方才自己的藏身之处了吧?一个小小的空间内,充满线条极为复杂的纹路。
      姚伟风站在那个物体的旁边,推测自己已经来到死后世界的论点几乎已经不成立,眼前种种迹象显示他仍然好好地活着。只是,这样神奇的体能却又连推测都无从推测起。他在心念里故意试着想“飞!”的念头,果然,背上又“噗”的一声张开了翅膀。
      突然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头。正惊疑间,却从身后传来了玩世不恭的熟悉声音:“发什么呆啊!那个是你的茧,你现在是只虫子了!”
      姚伟风驾喜交集,却又恍如梦中。可是,这个人的声音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姚伟风缓缓转身,却看见一个生平所见装束最奇怪的人。
      他的全身泛着暗红的光泽,身上的衣物似金似帛,可是,那合身的程度,也像是自然长在身上的一层盔甲。
      他的脸上像是戴了个偌大的面具,可是却有人的五官在面具下隐然可见。
      “赛斯?”姚伟风不敢置信地大叫:“是你?”
      “可不就是我吗?”赛斯的风趣依然没变,“没醉死,也没烧死,可不就是我吗?”
      “这一身是什么鬼东西?”姚伟风不住地打量赛斯的一身奇特装扮,“哪里找到这种打扮的鬼东西?”
      “鬼东西?”赛斯大笑。他一扬双手,丝丝冒出晶亮的束状物来,那些束状物往森林的树稍一黏,赛斯人影一晃,已经在十多公尺外的树林里了。“跟我来!”
      姚伟风也不遑多想,一纵身便跟着赛斯在林木间穿梭,没几步就来到了水源地。到了水边,赛斯把姚伟风拉过来,又爽朗地大笑。
      “你不看看自己?”
      姚伟风低头凝神细看。在微微晃动的水纹倒影中,看见了一个和赛斯一样奇怪打扮的影像。一身的环状纹路,头上有两颗巨大的复式眼球,头顶像天线一般伸出两根长长的须状物。
      “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赛斯静静地在-网一旁说道:“我是个蜘蛛,而你,看样子是个蚱蜢。还有……”他指着天空,在那儿,姚伟风这才发现有几个颜色、形貌不一的人张开巨大的薄翼,正神色凝重地飞舞在空中。
      赛斯向他们招招手,其中几个缓缓地飞下来,另几个则没理会他,迳自飞往远方。
      飞下来的几个人中间,有长相像只巨大天牛的,也有像是蝇类的。
      “我们已经在岛上观察过,”赛斯沉声说道:“我有理由相信,岛上得了怪病的人都会变成像我们一样。”
      “像你们一样……”姚伟风有点迷蒙地喃喃自语:“那是什么意思?”
      “那也就是说,”从天空飞下来的其中一人傲然说道:“这将会是我们的世纪,一个昆虫的世纪!”
      公元二○○一年六月在南太平洋可鲁瓦岛发生的“昆虫世纪”事件,在发生后的上百年时光内,一直是一个没有解开的谜。直到一百多年后,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也最引起争议的潘朵拉核酸科技发展趋于完善,星际交流时代开始,地球人才约略从外星文明得知当年“昆虫世纪”事件的始末。
      原来,当年蛇夫座史赫可星人对地球发出的讯息,并不具有任何侵略的意图,相反的,还是一件极具善意的行为。
      “蛇夫座史赫可星,地球纪年二○○一,五月十五日正午,南太平洋洛克岛,地球接收,转移。”
      因为当时地球的第一强国美利坚共和国高层解读错误,才酿成了这一场莫名其妙的乌龙事件。
      根据廿二世纪与地球交往密切的御夫座星区文明提供的资料显示,蛇夫座史赫可星人是一种生性和善羞赧,却又神秘万分的族类。在星际交流的纪录上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的史赫可星人,连他们的存在方式也充满了猜测。据说唯一和史赫可星人做过直接接触的是一名来自地球的时空旅行者,这位自称为“葛雷新”的旅行者曾经在浩瀚的宇宙中留下许多痕迹,其中也曾叙述过这种神秘的史赫可星人,说他们是“光,无尽,是起初也是终结”。
      不过,一般而言,廿二世纪的历史学者通常都将这段记载删除,因为当时的学者都一致同意这段伟大的“时光英雄葛雷新”传说只是个虚无的童话故事。
      他们的推论、质疑其实并没有错,因为,真正的时光英雄葛雷新,的确要再等上一百多年后的廿四世纪才会出生。
      相较之下,在星际文明的记载中,史赫可星人所做过的事就要比时光英雄的传说来得具体明显。
      星际文明研究者相信史赫可星人的文明水平极高,也相当的天真好事,在有记载的星际文明史中,至少就有超过一千个星球经过史赫可星人最有名的奇特行为:“创世纪改造”。
      “创世纪改造”,顾名思义是一种从物种的根本做出惊天动地的改受过程。
      当史赫可星人择定一个星球施行“创世纪改造”时,会择定该星球上最出色的生物与该星球文明最高的生物,取两方的优点进行改造,创出新种的生物形态。史赫可星人这种行为的动机、用意完全无从得知,对接受改造的对象也从未有任何要求。在记载中也有一些星球抗拒这种改造过程,史赫可星人也从不勉强,一击不中,便飘然远去,这个星球的人也再也不会听到他们的消息。
      大体上说来,曾接受过这种改造的星体都受益匪浅,文明也常有提升的情形出现。
      公元二○○一年,地球第一强国美利坚共和国接到的史赫可星人讯息,并不是他们设想中的战书,而是“创世纪改造”的通知。只是,即使史赫可星人的文明再怎么先进,也无法理解地球人将简单行为极度复杂化的奇异本质,终于酿成美利坚共和国高层解读错误的乌龙事件,将善意当成敌意,把史赫可星人的“创世纪改造仪”以中子弹摧毁在洛克岛上。
      根据后代的史学家推测,被摧毁的改造仪应该是一种重组生物基因的物质反应器。这种仪器如果催动,会将人类的基因与地球上最强的生物基因结合,造出一种兼俱双方优势的新生命。而洛克岛上的改造仪遭到摧毁之后,可能有部分物质流散到附近的可鲁瓦岛上,这才酿成当年可鲁瓦岛上有名的“昆虫世纪”事件。
      当然,当年史赫可星人择定与人类基因结合的,就是地球上无处不在,生命力也最强的种族:昆虫。
      可鲁瓦岛上的两千多名居民在此一事件之后,便成了一种地球上前所未有的新种人类:昆虫人。
      这些始末,在二○○一年的可鲁瓦岛上的姚伟风和赛斯当然是永远也不曾知悉的。
      姚伟风伫立在水边良久,觉得自己像是置身于一个色彩瑰丽,情节极度荒谬的梦中。他的脑海中流过许许多多的事物,最后,一个甜美的身形逐渐在影像中浮现。
      “紫芸!”他失声大叫。在姚伟风引火自焚的“临死”之前,曾经看到她惊愕的表情,也隐约听到她的尖叫。“紫芸呢?”
      “伍正刚呢?”赛斯反问。
      姚伟风领着他到水源地旁的树丛后方。伍正刚临“死”前迸出眼珠的情景仍令姚伟风心有余悸,然而此刻他成了一颗上面充满皱折,色做淡褐的巨大茧包。赛斯凑过去听了听。
      “应该也快出来了。”他轻松地说道:“那么,我在木屋看到的那个,应该是紫芸。”
      “他们……”姚伟风嗫嚅道:“会变成什么?”
      赛斯耸耸肩,从身后又散出细丝,黏在姚伟风的手臂上。
      “带我过去木屋那边看看小芸,用飞的。”赛斯说道:“我应该是个蜘蛛,所以没法子飞。但是你一定可以。”
      姚伟风正不知如何回答时,随着心念一转,背上又张出翅膀,发出嗡嗡的柔和声响,整个人带着赛斯腾空而起。
      果然,在木屋的侧门之前有一个充满丝状物的大茧直立地黏附在门上。这个茧包和伍正刚的那个又大不相同,色彩是美丽的淡红,被银白的丝状物层层包裹,偶尔还会轻轻颤动。
      “这是紫芸吗?”姚伟风深吸了一口气,却发现有气息从自己的腹际两侧冒出。看来,自己真的是变成昆虫般的怪物了。他想起不过就在几天前,在银德莫教授的课堂上,自己曾经煞有介事地侃侃而谈。
      “而我也计算过,以空气的氧浓度计算,每具昆虫的气管,”当时,他指着自己腹部两侧的部位。“得具备比涡轮增压引擎更强的转速才能勉强应付。”
      此刻,他刻意地大声呼吸,腹侧的气管仍只是柔和地散出空气,一点也没有急促的压缩气流之感。
      造化的神奇。
      不知道为什么,只在脑海里没来由地冒出这一句。
      “我想去看看岛上其它地方。”最后,他简短地这样对赛斯说道。
      姚伟风带着赛斯飞过森林,往海边飞去。从高空下望,可以看见一个个散躺在地上的茧包,有些人已经蜕化出来在地面上不住的行走,有些人则茫然地看着天空。幻化而成的昆虫人种类五花八门,有些是色彩鲜艳的甲虫,还有的是在地上爬行的奇怪族类。
      “为什么我们会提早蜕化出来?”姚伟风问道:“如果按先后次序排的话,应该会有许多人比我们更早出来。”
      “我想这可能和温度有关系,”赛斯用丝结了个网,舒服地躺在里面。“我问过那些已经蜕化出来的人,大部分都是被‘烧死’的。我的情形你当然很清楚,而你应该也是引火自焚的吧?”
      “嗯!”姚伟风点点头,两个人继续朝市区的方向飞去。
      而这一幅姚伟风带着赛斯在天空飞行的景象,便钜细弥遗地出现在几海哩外,联合国斥候舰“小鲨”的高解析度侦察萤幕上。
      “小鲨”斥候舰的情报官克莱少校盯了一整晚的监视萤幕,忍不住在清晨打了个呵欠。他已经在可鲁瓦岛海域服勤了七天,七天前,他从加州外海的海域被紧急调到此处,处理可鲁瓦岛上的所谓“异常变故”。其实说穿了就是在岛的外围担任警戒,据上面的军官说是因为可鲁瓦岛上发生了可怕的传染疾病,为了避免疫情扩大,联合国下了紧急封锁令,通令不准任何人、交通工具进出可鲁瓦岛海域。那天在海滩前截杀快艇的七艘军舰之中,有一艘就是“小鲨号”。
      可是那已经是七天前的事了,七天以来可鲁瓦岛上一片死寂,没有人迹,也没有任何船只出入。
      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但是少校的长官们都相信,可鲁瓦岛上的居民可能都在这场疫疠中全数丧生。
      克莱少校又在萤幕前打了个大呵欠,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可是,萤光幕中接下来出现的景象却让他混然忘记正在倒咖啡这档事,“哗”的一声,从杯口溢满而出的咖啡流了一地。
      在可鲁瓦岛的上空,出现了似人似动物的飞行物体,而且,还不只一个两个,而是好几个。
      “啪”的一声,少校连手上的咖啡杯也掉落在地,只是像金鱼一样地鼓凸双眼,死盯着萤幕看。
      椰林城的市区已经不像七天前他们仓促离开时那样的纷乱可怕。虽然荒凉的市容依旧,倒是那些溶化横死的尸体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大蛹。有不少人已经幻化成功,有些人飞在天空,有的则独自在街上茫然前行。
      在医院的顶楼,姚伟风记得那时有不少人从顶楼跳下,还冒出阵阵的浓烟。如今,顶楼也排着一个一个的大蛹,有些已经打开。有一个深绿色的蛹猛烈颤动,从表皮开始裂开,裂缝中伸出一只手来,一个浑身湿答答的人挣扎而出,迎着风,背上的羽翼逐渐展开。
      “蛾类。”赛斯悄悄地对姚伟风说道。
      在市区上空绕行了几圈,有几个可以飞的昆虫人也上了天空和两人对望。飞到一条小巷道上,有几部汽车毁坏不堪,应该是在连环车祸的情境下撞成一团的吧?
      一个浑身漆黑发亮的昆虫人踉跄失神地走在街上,前行的道路被汽车残骸所阻。他也不绕行避开,伸出双手,那重达数公吨的汽车残骸居然发出重浊的轰隆声,被他应声推动。
      “蚂蚁人。”赛斯又忍不住说道。
      那个蚂蚁人推开汽车残骸后举目四顾,看见天空上的姚伟风和赛斯。他的容貌并没有完全被昆虫长相遮盖,姚伟风仔细端详他的脸,不禁失声大叫。
      “游力翔!”
      他藉着风势下落,赛斯收起丝索,一个漂亮的空中翻滚也稳稳的落地。
      “你是游力翔?”
      这个力大无穷的黑色蚂蚁人,居然就是紫芸在医学院的同学,乍见赛斯感染怪病,一霎时精神崩溃,逃逸无踪的游力翔。
      游力翔冷然地看着姚伟风和赛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看了看姚伟风的脚、翅膀,又打量赛斯手上残存的丝线。
      “蜘蛛是节肢动物,不是昆虫,”他盯着赛斯,冷冷地说出令人哭笑不得的回答,“就连变了身,你还是搞不清楚天南地北,不知所谓。”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赛斯没有像以往一样反唇相讥。相反的,还露出很少见的沉思表情。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为什么大家都是昆虫而我是蜘蛛呢?”赛斯疑惑地说道:“难道这其中有任何的涵义吗?”
      姚伟风觉得啼笑皆非。不过整件事本来就是极度的诡异与荒谬,从一开始的惊惧到现在的莫名其妙,也许,赛斯的疑问真有其深藏的涵义也说不定。
      可是,的确,放眼所见已经转化体质的人都成了有昆虫特徵的奇异族类,也真的只有赛斯成了节肢类的蜘蛛。
      “谁晓得呢?”姚伟风随便想了个理由,“也许生物学的分类错了两百年,也许蜘蛛本就该归类为昆虫。”
      市区内一般来说景致都很接近,地上陈列着无数尚未蜕化的大蛹或是茧,但是蜕化出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
      “我想去女神山看看。”姚伟风说道。
      赛斯可有可无地耸耸肩,再度喷出丝状物,随着姚伟风腾空而起。
      女神山的山顶露营区和他们离去时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姚伟风很容易地便找到了他们去过的地点,那个长发吉他手的尸体还在,已经开始腐烂,一点也没有蜕化的迹象。
      姚伟风仔细看着他的尸体。
      “我想,和米洛手上那个粉红状物体有关是没有问题的了。这个人在那个物体爆开前死的,就没能变成昆虫人。”
      “那么……在树丛后面应该……”赛斯皱眉,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树丛后传来激烈的叫闹声,还夹杂着非金非铁的清脆撞击声音。姚伟风仔细一听,那叫骂声用的是他听不懂的语言。
      “西班牙文。”赛斯听了一会,点点头。
      那叫骂声越来越近,奇特的清脆撞击声也越来越响。突然之间,树丛一阵枝叶纷飞,从中跑出来一个花色极为鲜艳的物体,两人定睛一看,那是一个身上如同穿上塑胶盔甲的人,那盔甲花色极为鲜艳,呈现非常滑稽可爱的圆形。
      那人跌跌撞撞地从树丛中窜出,一个不慎又跌倒在地。
      “是那个穿长大衣的杀手,杀了米格的那一个!”赛斯叫道:“他是……他是……”
      姚伟风脑中灵光一闪,不禁露出微笑:“飘虫!”
      那个飘虫人的动作有点笨拙,摔在地上四脚朝天,挣扎地想爬起来。这时,一个浑身绿色的人越过树丛跳过来,嘴里兴奋地大叫大嚷。他一身美丽的翠绿色外壳,眼部是闪着妖异光芒的复式眼球,身上最奇特之处是两只手上各有一把锋利的刀状物体。
      “螳螂!”姚伟风和赛斯同时失声叫道。
      变成螳螂人的,就是南美毒贩“太保”提诺,他在蜕化前“死”于“清除者”的枪下,但是他死于粉红色羽状物爆炸开来之后,是以也得以蜕化,变成一只偌大的螳螂。
      提诺怪叫一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挥起手上的大刀往飘虫人“清除者”的身上就砍。“清除者”一个急转身,大刀砍在甲壳之上,发出清脆的“卡”声。
      原来,方才姚伟风他们听到的就是螳螂人的大刀砍在甲壳上的声音。
      “清除者”在地上急滚了几下,突然间盔甲张开振翅飞起,但飞势却不高,也相当的慢,堪堪飞过树林就往下掉。
      螳螂人提诺又是一声怪叫,纵身一跳,往飘虫人的方向而去,几个起落也在树林间消失了踪影。
      姚伟风和赛斯看了这一幕前所未见的交战奇景,不禁骇然而笑。突然间,三架武装直升机从两人所在的女神山山顶飞过,往海滩的方向呼啸而去。姚伟风带着赛斯缓缓飞起,跟着直升机而去。
      直升机显然是到岛上侦察的。此刻姚伟风和赛斯的眼力已不可同日而语,他们都清楚地看见,在直升机的侧方有侦察照相机不住地拍照。
      一架直升机在海滩上一具蜕化完成的蛹状物前不住盘桓。另外两架则缓缓飞向外海。
      突然之间,平静的海面冒出激烈的水花,从水花中蹦出两个奇形怪状的昆虫人类,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凭空跳起极高的距离,一人一架地依附在武装直升机上。
      直升机的驾驶员显然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机身不稳地在空中上下起伏。
      然后,昆虫人之中的一人仿佛和驾驶员有深仇大恨似的,将玻璃窗打破,揪出驾驶员,便生生将驾驶员在空中撕成两半。
      另一名昆虫人则像是游戏一般,抓着直升机机身上下晃动,等到机体在空中失速了,再任它垂直坠海。
      剩下的一台直升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嗤”的一声往两名昆虫人的方向射出热导式的火箭。两名昆虫人灵活地在空中闪过火箭,领着导热式火箭在空中绕一个大大的弧圈,向直升机笔直飞来。等到堪堪要撞上飞机才一致朝上飞行,让尾随而来的导热式火箭击中机身,在空中当场爆炸。
      从两名昆虫人在海中出现到三架直升机歼灭,全部的过程不会超过三分钟。
      姚伟风这才想起,就在这个地方,他们曾经亲眼目睹联合国武装直升机对平民快艇开火,让他们葬身海底。显而易见,这两个昆虫人应该就是快艇上的乘员,在遇难前可能已经感染奇症,在海水中蜕化,才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向武装直升机报复。
      直升机的爆炸硝烟味犹在空中。有个昆虫人突地缓缓飞至两人的身边。那是和赛斯同时蜕化的几个人之一,是个岛上的原住居民,现在应该是个天牛人。
      “你们的朋友,快要出来了。”那人以不纯正的英文这样说道。
      回到腹地的森林,那人领着姚伟风和赛斯走到水源地的旁边。森林里的一株大树下,伍正刚所在的大蛹已经裂开长长一道口子。伍正刚从无边的黑暗中醒来,一睁开眼就看见一群奇形怪状的人,而在这些人之中,居然有着已经烈火焚身的赛斯和变得健步如飞的姚伟风。
      伍正刚幻化成的,是一个外型雄壮威武,头顶着一根巨型叉状角的铁甲虫人。
      而现在唯一最重要的事,就是等待紫芸也幻化出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夜幕已然低垂。
      西元二○○一年六月廿五日下午六时十先生请大家到市中心讨论重要的事。”他翩然地在空中舞动羽翼,生硬的英文,南太平洋人纯朴的笑容和优雅的身形恰恰形成强烈的对比。
      赛斯听了他的传话之后,一声怪叫,兴奋地跳了起来,在室内忽高忽低地爬上爬下,他的蜘蛛本能有着在墙上、天花板随意游走的能力,此时他狂热地大笑,状似癫狂。
      那名蛾人远去之后,姚伟风的脑中镶光一闪,那种隐隐约约的不自在之感终于有了答案。
      “贾奈特的组织能力太强,”他对同伴这样说道:“对大家的未来前途又太过热心,不对头的地方就在这里。”
      紫芸和伍正刚点头,赛斯却大叫大嚷,一个纵身就要往窗外跳出去。
      “等等!”姚伟风沉声说道,伸出手想拉住他。
      然而,赛斯的反应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剧烈,姚伟风的手一触及他的手腕,他便像是被热水烫着了似的长声大叫,一个反手,便没头没脑向姚伟风打过来。
      姚伟风没料到他会有这样剧烈的反应,一个不留神脸上已经中了赛斯一掌一拳。而赛斯打中他之后,仍然没有罢手的意思,依然狂烈地攻击不休。
      紫芸和伍正刚一时之间也惊得呆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赛斯!”姚伟风大叫,两手却只能护着头脸,勉强抵挡赛斯的攻击。“赛斯!”
      叫骂之间,姚伟风看准了一个空隙,顺手一带,便将赛斯拖倒在地,赛斯的攻击本就没什么章法,这样一来,便整个人摔倒在地。
      姚伟风俐落地一跃,膝盖顶在赛斯的背心,两手将他的手臂反扭,这才把赛斯的狂野动作制止了下来。
      “别动!”姚伟风怒喝道:“我叫你别动!”
      赛斯在他的压制下,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满脸大汗,过了一会,却露出茫然的表情。
      “喂!姚伟风!”他叫道:“干什么把我压在底下?”
      姚伟风看了紫芸一眼,这才把压制住赛斯的手放开。
      “还打不打?”他沉声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赛斯茫然地站起身来,搔搔头。
      “我也不晓得,我不是故意打你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好生气好生气,不只想打你,而且还想把所有挡住我的人杀了!”
      姚伟风面露忧色,双眉深锁,仿佛在想着什么难解的问题。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赛斯还是脸上一副坠入五里雾的神情,“真的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姚伟风说道:“是我们这种昆虫能力出的问题,我们两个认识那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吗?”
      赛斯张着嘴,神情惊讶。
      “我们的昆虫能力?”
      “嗯!”姚伟风点点头:“我们的身体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一定还有着其它的问题,总之,我们要一切小心,因为我觉得,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
      他走过来,拉着赛斯的手。
      “不过,该面对的,我们终究还是要面对,”他静静地说道:“你不是想去市区看看贾奈特说什么吗?我们大伙一起去!”
      到了市中心,和决战前一样,贾奈特站在人群中间大声激昂地演说,所不同的是,许多人已经从茫然转成敬服的神情,间或还有人在贾奈特的言词间发出欢呼及鼓掌。
      “我们的能力已经证实能和部队的强大火力匹敌,没有必要委曲求全!”贾奈特狂热地说道:“这已经是我们的世纪,这已经是我们的昆虫世纪,朋友们!”他感性地将双臂抱住胸前,“你们是不是与我一起?我们是不是一起来创造这个居于我们的昆虫世纪?”
      随着他一句一句的问话,在四周满山遍野的昆虫人发出的欢呼声越来越高昂。
      姚伟风心中那丝不对劲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却看见身边的赛斯又是一副失神的癫狂模样,随着群众不住地高声欢呼。
      这一次,连一向沉静的伍正刚也开始跟着群众大声长呼。
      七海哩外的航空母舰上,杰德中校的轰炸机已经准备停当,机身下的地勤人员再次检查上边挂的巡弋核子飞弹,挥舞手上的指示灯。
      杰德中校点点头,发动引擎。
      “顺利升空,”他沉声地对指挥部回报。“预定十分钟后抵达目标,完成炸射。”
      “你们跟我一起吗?”在可鲁瓦岛上,贾奈特激昂地大叫:“你们跟我一起决定自己的命运吗?”
      群众们高声的欢呼,已经决定了他的答案。
      “长途飞回大陆,我们必须同心协力!”贾奈特高声说道:“你们跟我一起走吗?一起创立昆虫世纪吗?”
      几乎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地声嘶力竭地回答。
      “是!”那声音响彻天空。
      而那片天空里,杰德中校的毁灭武力已经逐渐向可鲁瓦岛接近。
      “陆地已经可以见到,炸射任务进行中。”
      姚伟风身旁的昆虫人们兴高采烈地鼓动翅膀,发出声传数里的嗡嗡声。
      “走!”贾奈特高声大叫,然后,一幅地球上前所末见的奇景便出现在姚伟风的眼前。
      几个甲虫类的昆虫人张起羽翼,发出震耳欲并的嗡嗡声,缓缓升空。
      人群中,有一个蝉类的昆虫人,则发出刺耳的唧唧声为所有人助威,而后飞入天空。
      许多蝼蛄类的昆虫人并没有飞翔升空,而是挥动强壮的前肢,在地上挖出许多大洞,从洞中离去。
      几个没有翅膀的水生类昆虫人,则在水面上飘浮而行,如履平地,一霎时便不见踪影。
      当然,大多数的昆虫人还是选择从空中离开,在为数极多的翅翼拍动之下,整座岛上像是台起了台风,飞沙走石,而天空也因这片史无前例的虫云陡地变成晦暗一片。
      在这极度纷乱的环境中,赛斯早已让几名天牛昆虫人搭住手肩,吊着离去,连伍正刚也要随昆虫兵团大队离去。
      “正刚!”姚伟风在狂风中大叫,拉住伍正刚的手臂,“别和他们一起去,他们可能有问题!”
      出乎意料,一向温和的伍正刚将姚伟风的手猛力甩开,也在狂风中大声怒吼。
      “不要管我!”他一反常态地大声叫道:“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们已经不是正常人了,没有人会当我们是正常人了……”
      他接下来又说了些什么,已经听不见了,只是在姚伟风的脑海中,伍正刚那凄厉的吼声却久久挥之不去。
      “不是正常人了!”
      “我们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那声音仿佛穿透了震耳欲聋的嗡嗡声,直直冲入云霄,在姚伟风的耳中久久不去。
      “炸射系统,确认!”
      “目标锁定系统,确认!”
      “导航电子系统,确认!”
      可鲁瓦岛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杰德中校握着手上的投弹钮,突然一阵晕眩,因为他突然想到,在一个多月的期间内执行两次实际的核子毁灭任务,他应该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可鲁瓦岛上的一草一木映入眼帘,然而,几秒钟之后,这个青绿的小岛就会被夷为平地,千百年再也不会有生物在上面生存。
      投弹前,杰德中校犹有余裕看了前方一下,却看见了一片快速之极,又浓稠妖异的乌云向他的方向接近。
      而那就是杰德中校一生见到的最后一幅景象。
      杰德中校所在的联合国核子战术轰炸机,在无可避免的情况下,飞入可鲁瓦岛上千名昆虫人离去时形成的虫云,擦身而过的昆虫人们对飞机当然绝无好感,纷纷促狭地攻击金属机身,在虫云中无数的冲撞中轰炸机撞成半毁,在空中失速,坠入深沉的大海中。
      在可鲁瓦岛上,姚伟风并没有和昆虫群众们离去,紫芸陪在他的身旁,伍正刚和赛斯却已然不见踪影。
      他和紫芸携手飞向海滩,许多没有飞翔能力的昆虫人则选择了从水路、从地底离去。
      南太平洋的可鲁瓦岛这时几乎已成了一片死寂,微风轻拂,棕榈摇曳,远去的那片虫云越来越远,最后终于在海天交界处失去了踪影。
      “昆虫世纪吗?”姚伟风喃喃自语。
      这群能力超凡的奇人,一旦混入人类社会,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昆虫的本能也同时混入人性中,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剧变?
      像赛斯和伍正刚一样个性大变的,又有多少?是少数,还是多数,甚至还可能是全部?
      自己会不会有朝一日也像他们一样失去了本性?
      海风中当然不曾传来任何的答案。他和紫芸无言地携手在空中飘荡,也仿佛见到了这两千多名昆虫人混入人间后,可能出现的纷乱与灾难。
      多年以后,曾经有位历史学者将西元二○○一年的“可鲁瓦岛昆虫世纪”事件归类为影响地球命运最深的事件之一。
      事实上,后代史学家也一致认为,如果没有这次的“昆虫世纪”事件,地球的历史将会改观,而日后许多影响地球命运至剧的多项传奇,都可能因而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经此一役,人类的种族之中正式出现混杂昆虫基因的新人种,这些昆虫族类将人种的历史全面改写,也因为如此,数百年后才能够出现史上最悲壮,最可歌可泣的一段传奇。
      这段传奇,就是著名的“星舰英雄传说”。
如果出现一直加载或提示已经到达最后一页,Vivo手机请点击屏幕中央“退出”,百度App请点击“关闭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惑星世纪》的书友还喜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