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星际战云  惑星世纪 首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西元二○○一年五月十五日凌晨四时五十分美国内华达州,国防部一级侦防站,“麦哲伦”探测中心
      入夜以来的雷达站总是死寂一片。
      深入地底的探测中心总部,虽然在地面上的入口只是一栋不甚起演的小小农庄,深入地底三十公尺后,却是一片占地数英亩的空间,放眼望去,全数排满当金饰上最精密的仪器。
      值班的美军国防部情报局尤金少校,在巨幅的世界卫星图终端机前,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在这奇特的空间中,全人类的资讯隐私都可经由探测中心的先进仪器查出。有些仪器,甚至连拥有两个工程博士学位的少校也说不出来功用。
      与巡弋太空的卫星连线的高倍率望远镜,聚焦后可将地表上某人的眉毛看的清清楚楚。热化学探知仪,可以清楚得知建筑物中每一个人的行踪举止,而探测中心里的超级电脑,则掌控着地球上大部分电脑连线中的流通资讯。
      比方说,现在少校眼前的终端机便虚拟出一个视窗,视窗上显示一个名叫瑞秋·波克的女子正刷卡在花店买了束紫色鸢尾花,并且在花店门口,用电话卡打了通电话给另一名叫做强森的廿三岁男子。
      而且,如果少校愿意的话,连她的通话内容都可以经由声纹模拟系统再造出来。
      “狭义上,在‘麦哲伦星际探测中心’,如果你们愿意,”有一回,少校的上司这样严肃地说:“你们扮演的就是‘神’的角色!”
      不过,此刻尤金少校可不在乎是否扮演着“神”的角色,心里想的只是一辈热腾腾的凌晨速食店咖啡,也许再加上一份淋满枫糖浆的可口松饼。然而那的确是个空泛的奢望,至少在未来两个月内是不可能的事。
      美国国防部的侦防站“麦哲伦”是个一级的极机密情报机构,知道的人非常之少。机构内的人员每两个月轮替一次,只要走进农庄客房壁橱内的三十公尺升降梯,两个月内,地球上就算是没有了这人的踪影。
      尤金少校从来就没能弄清楚这个机构的真正任务功能在哪里,同僚间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凌晨一点钟,来到中心里功率最大的wwlr波纹接收仪之前值班,和往常一样做完例行检查工作,心里空泛地想着这具大型仪器的诸多诡异不合常理之处。
      wwlr是尤金少校所知领域中,接收功率最大的波纹接收器。精密度之大令人张目结舌。理论上,它可以接收各种型态的波纹,声波、电波、光波都在它涵盖的范围之内,根据少校的一名同僚估计,有了这样的一具仪器,要从南半球解析出北半球的蚊鸣细响,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的功能,其实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实用性。
      而且,它的巨型天线朝向的是地球外缘,接收范围是遥远的外太空。到探测中心任职以来,少校接收过种种来自外太空毫无意义杂讯,却不晓得这样子的行为有什么用途。
      不过,在二○○一年五月十五日那天的凌晨,一切终于出现了答案。
      讯息出现的那一瞬间,尤金少校正凝神看着另一具仪器所印出的资讯,以致于那阵重复波纹,在终端机开始显现绿色纹形时,他并没有在第一时刻内发现。等到仪器发出柔和的哔声时,才吸引了他的注意。
      光线并不明亮的控制室中,那段重复的波纹在尤金少校的脸上映出诡异的绿色光影。他的嘴唇微张,止不住兴奋的神色。虽然如此,他仍然依照既定程序将波纹过滤,在流畅的操作下,来自外太空的微弱电波,居然毫无困难地转成声波。
      一旁的同事佛兰可少校发现尤金的神色有异,凑过身来。
      “没事吧?”佛兰可促狭拍拍他的肩,“咱们这儿可是全宇宙最没事可干的重要机构,情绪过渡起伏可是会被军法处查办的哪!”
      尤金手底丝毫没有停下,佛兰可好奇地看看终端机上尤金逐步处理成行的波型,兰眼珠也不禁睁得老大。
      最后一道过滤程序已经完成,尤金将声纹定在人耳可以听见的频率,这才重重吐了一口气,回头看佛兰可一眼。
      “按吗?”他迟疑地说道。
      这也许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页,来自外太空的讯息首度转化成声纹,地球人将首次“听”到外星来客的声音。
      这样一个伟大的划时代场面,在场作见证的,却只是两个美国军方的小小少校。
      佛兰可闭上眼睛,额上流下冷汗。
      “按。”
      他探过身,按下过滤器的键盘。
      经过扬声器模拟而出的语声有点僵硬。讯息相当的短,却清晰地在偌大的控制中心回荡,传入两人的耳中。
      讯息的内容很短,也很简单,超级电脑将其转化成文字,显像在巨大的终端机上,也清清楚楚地印在两人的脑海中。可是,因为讯息过于惊人,美军国防部的尤金少校和佛兰可少校有好一阵子脑子一片空白,丝毫无法反应。
      佛兰可少校仿佛是在赌气一般,又将讯息播放一次。果然,内容依然没有改变,同样的电脑模拟语声又将讯息说了一次。两人枯坐在偌大的控制中心里,单调的机器运作声响,刚刚才播完的外星讯息还仿佛有回音似地,久久不能在两人的耳旁止息。
      良久,尤金少校才抹了一把布满冷汗的脸,看看佛兰可少校苍白的神情。
      那一刹那间,尤金突然觉得非常非常的疲倦。
      “接将军。”
      最后,他这样静静地说道。
      西元二○○一年五月十五日凌晨五时三十七分美国众议会主席官邸大门口
      天际的地平线远远路出一抹尚不明显的鱼肚白,空气中仍泛着夜来露珠滋润过的淡淡草香。
      在宁静的月色下,众议院主席的官邸大门口突地灯火全数通明,几名西装革履的壮汉在官邸门口忙碌地穿梭,众议院主席的司机揉着惺忪的睡眼守在座车旁边,看着秘密勤务局的特勤人员忙碌地进进出出。
      官邸的侧门“克”的一声打开,胖胖的众议院主席同样睁着惺忪的睡眼走出侧门,一边用他着名的大嗓门咆哮着:“最好是发生了什么严重事,要不你们这些家伙就完了!”他在安全人员的簇拥下走进座车,“就是政变了,也该让我洗把脸吧?”
      众议院主席的座车在警车的开道下缓缓驶出官邸,在高速公路上以时速一百五十公里以上的速度狂飙。
      众议院主席看着路旁不住倒退的景物,心里有点纳闷。他在凌晨五时许被白宫的红色热线电话吵醒,打电话来的是总统的发言人,没有说明发生了什么事,只简单表示要他火速赶到白宫开会。-网
      车子已经抵达华盛顿,迅速地切入交流道,直接驶向白宫。
      在短短的几分钟车程中,众议院主席设想了千百种可能,却还是想不出为什么总统要用冷战时期的红色热线将他叫醒。共产苏联已经解体,中东的几个顽劣份子再怎么说也轮不到用动用红色热线。
      如此说来,难道中国……
      众议院主席立刻摇摇头,觉得也不可能是中国,因为情报中完全看不出最近有任何集结军队的迹象。
      车行入白宫,众议院主席走进椭圆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中已经坐满了一室的人。
      “坐。”
      美国总统面无表情,示意众议院主席坐下。
      他扫视了室内的人一眼,看见了国防部长、三军参谋长,以及各军团的几个总司令,连中央情报局系统的主管也赫然在座。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白宫的历史上,从来不曾在椭圆办公室集结过这样多的政治、军事首长。
      美国总统看了一眼三军参谋总长,点点头。
      参谋总长将会议桌中央的一具手提电脑的键盘按下,从电脑中传出生硬的语音:“蛇夫座史赫可星,地球纪年二○○一,五月十五日正午,南太平洋洛克岛,地球接收,转移。”
      面色凝重的参谋总长将这段语句重新又播放了一次。在座的首长们不发一言。
      “这是什么东西?”众议院主席皱眉道:“一大早把我吵醒,就是来看‘星际大战’第七十八集的早场首映吗?”
      “今天凌晨,国防部的麦哲伦侦测中心首先接受到这个讯息,”参谋总长冷冷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下去:“紧接着,在六分钟之内,全国的十七个一级情报中心也同时收到一样的内容。一开始,我的反应也像主席阁下一样,认为是个拙劣的恶作剧,连台词都粗劣得很。但是……”他按下会议桌上另一个掣钮。“我的幕僚将这段讯息分析过了,却出现令人震惊的答案。”
      会议桌上一个卫星同步萤幕缓缓升起,在线上的是一名中年的军官,脸色疲倦,额上冒着汗珠。
      “告诉大家你发现的资料,尤金。”参谋总长沉声说道:“各位,这位便是第一位接收到外星人讯息的国防部情报官尤金少校。”
      尤金少校拭了拭额上的汗珠,在手上拿着一幅光谱图。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的确是来自外星的讯息,因为我曾经分析过这个波形的来源,却在对照这个波形时,发现了惊人的事实。”
      他指着手上的光谱图某处,又拭了拭汗。
      “我分析了这个讯息波,发现它的波长和我们的认知完全不同,基本上,我可以说,这个讯息虽然简单,所运用的能量性质复杂程度,却远非我们的科技水平可以想像。”
      参谋总长接口下去:“少校的说法也得到太空总署的认同,也因此,”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的确是来自外星人的讯息。剩下的问题就是……”
      “剩下的问题,”众议院主席接口道:“就在于这个讯息真正的涵义。”
      参谋总长领首表示同意,随即将眼光转向总统身上。
      众人的注意力也随着他的目光,准备听取美国总统的意见。
      “我认为,这是一封战书。”总统简洁地说道。
      “毫无根据!”众议院主席立刻开口说道:“只凭短短的几句话,断言对方有战意是种非常武断的行为!”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纽特。”总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向国防部长点点头。
      国防部长是个神色阴沉的老头子,此刻他站起身来,向在座的各首长点头致意。
      “认定外星来客并不怀有善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除了讯息本身的内容外,我们的分析人员也发现了许多的蛛丝马迹。”他凝重地说道:“接到讯息的十八个情报中心里,有六个是一级的极机密机构,连将级以上的同仁都很少人知道。对方能在短期间内将讯息全数传到,证明它们对我们知之甚详。”
      参谋总长接口说道:“而且,不知道主席先生有没有发现,对方发出讯息的对象,全是我国的一级军事单位,如果是非军事行为,按理来说他们通知的单位应该是太空总署。然而,即使是到了目前为止,太空总署仍然没有接到过这样的讯息。”
      太空总署最高执行长微微领首,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外交部女部长,也有点颤抖地开口。
      “而且,从接到讯息到现在,我们的科学家们尝试发出讯息,企图和他们取得联络,却始终彷若石沉大海。”她有点结巴地说道:“这种单向式的宣言,在外交辞令上怀有善意的可能性不大。”
      “那么,这个蛇夫座史赫可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众议院主皱眉道:“真的有这一颗星吗?”
      “这是另一个敌人对我们知之甚详的证据之一,”总统在言谈间巧妙地已经将对方称之为“敌人”,众议院主席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并没有出言驳斥总统的说法。
      “国防部查过讯息的来源,发现确实有可能是来自该星团的方向,但是,所谓的星座称谓,只是藏书网我们在地球上为了易于区分所创的命名方式,而这次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显然已经在地球活动已久,所以连这样的称谓方式也已经知道。而且,从传来讯息的能量型态显示,国防部的一级专家大胆推测,这个所谓的‘史赫可星人’应该是文明超越我们许多的一种族类。或许,连超越光速的能量模式,也已在他们的科技能力范畴之内了。”
      椭圆办公室内暂时陷入一阵沉重的死寂。每个人都有身处于梦境之感。
      文明超越人类许多的外星文明兵临城下,毫无抵抗能力的地球人束手就擒,这样的情节在科幻电影情节中早已成为陈年老套,可是,真正的情节在这个世界第一强国的首长会议席上摊开来讨论,却令人有点啼笑皆非之感。
      “在座诸位,”美国总统的声调突地转为激昂。他是个年龄、能力正处于颠峰状态的壮年男人,此刻他的声调转为粗豪,像是一个热情万分的革命家。
      “今天,也许是人类文明史上一个重大的转捩点,我们在这短短的一刻间,已经见证了外星文明的入侵。但是,身为美国总统,以我们相信的真神为证,我们绝对不会轻易屈服!不管前来的外星文明如何先进,如果对我们的国家、人民的自由福祉有任何的侵犯,我将誓死领导人民抵抗到底!”
      与他激昂的演说不符的是,在座众人的心事重重,没人表现出同样的热切情绪。
      众议院主席的心中有不少的疑团,却也认为总统和军事首长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他楞楞地看着同步卫星显示幕的世界地图,在那儿,一个明亮的小圈圈在暗蓝色的太平洋上闪闪发亮。圈圈的中央,就是自称史赫可星人的外星文明要求地球在正午“转移transform”的南太平洋小岛,洛克岛。
      西元二○○一年五月十五日早晨十时零九分美国空军夏威夷基地“隐形鸟”战术中队办公室
      “这个小岛的名字,就叫做‘洛克岛’。”战术中队队长杰德站在投影萤幕前,投影机的光源洒在他的身上脸上,映出电脑广告的怪异质感。
      从杰德中校的眼中望出去,参加简报的十九名飞行员身影被投影机的强光掩盖,模糊的身形,就好像这一个突如其来的简报一样,令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早晨九点,国防部五角大厦来了一道紧急公文,要求派出“最精锐”的飞行员待命,并且要求在行前详细解说某个南太平洋无名小岛的地理状况。
      “洛克岛是个在地图上根本是列不上去的小小岛屿,”杰德细心地解释道:“它的面积非常的小,只要十分钟就可以绕行一周。岛上没有居民,这个岛屿的地势非常奇怪,它基本上是座冒出水面的小山,整个岛屿百分之九十三的地形都被洛克山占满,几乎连块平地都没有。”
      “也许下回新兵的野外求生训练,”人群中,有名上尉这样开玩笑道:“就丢在这个地方。”
      放映室中,飞行员们开心地大笑。笑声中,放映室的自动门突然打开。
      “任务指示已到。”黑人士官长奈尔斯探头进来。“全员到9号机棚集合。”
      一众飞行员沉静精敏地起身,小跑步越过机场的水泥地,远远看见9号机棚门口布满了一式黑色西装,面色木然的特勤人员。
      “隐形鸟”中队队长杰德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阵仗。除了他之外,所有的飞行员被挡驾在机棚外方待命,只有杰德中校得以进入9号机棚。
      机棚内的白色冷光全数打亮,杰德中校有点嘀咕地越过重重警戒,却看见了生平从来不曾见过的景象。
      空旷的机棚中,此刻竟停了两架中校前所末见的奇型飞机。然而,虽然从来不曾亲眼见过,中校却可以依稀猜出这两架梦幻般的飞机是何方神圣,因为在空军的传闻中,关于这两架飞机的传说,已是甚嚣尘上。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最新型战术核子隐形轰炸机,美国空军b4轰炸机“星战凤凰”。
      机棚中,走过来军区的司令,司令身后伫立着两名身材中等的军人。
      “中校,我要你见见这两位……”
      经过司令的介绍,才知道这两人来头的确不小。原来,肤色白净的那人叫齐鲁斯,是位空军的少将飞行官,皮唐黜黑的那人则来头更大,太空总署的雷恩,是曾经上过太空的著名飞行员。
      这样出色优秀的成员,再加上两架理应躲在地底三百公尺深处研发的极机密新型轰炸机,杰德中校不由开始怀疑,到底这一次要出的是什么样的任务?
      如果说是要出兵轰炸月球表面的话,中校觉得也不曾让人过于惊讶了。据说,b4“星战凤凰”的确在一开始研发时,就有将它设计成可以飞出太空的打算。
      “中校是本基地最出色的炸射专家,曾经创下连续五百次炸射目标误差小于十公尺范围的纪录。”司令别有深意的拍拍杰德的肩,带点自豪地对两名高层来客说道。
      “那还远是不够,”黑人飞行员雷恩摇摇头,“五公尺直径的目标,你的准确度有多少?”
      杰德挺挺胸。
      “还是百分之百!长官!”
      司令赞许地点点头。
      雷恩转头和齐鲁斯换一个眼神,齐鲁斯微微领首。
      “那么,我们就要这位杰德中校,”雷思说道:“而且,我在这儿要求,上了飞机后,我不希望听到你问任何问题,也不希望你做任何投弹以外的事。驾驶、联络都用不着你,只要专心待命,知道了吗?”
      “是!长官!”杰德中校朗声说道。
      齐鲁斯和雷恩不再说话,步履矫健地跑向其中一架:星战凤凰,杰德尾随在后,也登上机门。
      夏威夷空军基地的司令退后几步,看着b4的机门缓缓关起。另两名官阶也极高的飞行官,立在另一架“星战凤凰”机门旁边待命。
      司令同样也对这次任务百思不解,一架星战凤凰装载的核子武力足以将一个小国夷为平地,而且,军方一次便动用了两架,仿佛是要前去面对一个凶恶万分的敌人,上头还交代在b4的后方得出动十六架战斗机盘旋待命。然而,任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地球上有什么样的人或是国家,值得军方摆出这么大的阵仗?
      9号机棚的棚顶缓缓张开,星战凤凰的引擎传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也展现它不为世人所知的独特性能。
      在司令的目送之下,体积庞大的星战凤凰b4轰炸机发挥垂直起降性能,不需要任何跑道,飞机缓缓离地升空,一下子就在蓝天消失了踪影。
      西元二○○一年五月十五日早晨十一时五十三分南太平洋洛克岛外围海域
      南太平洋的天空此刻晴空万里,放眼望去,视界十分清楚。
      美国空军的炸射专家杰特中校,从驾驶舱内远眺在碧海中孤悬的洛克岛,和不久前他做过的简报相同,洛克岛上的地形大部分被洛克山占满,山上郁郁葱葱地长满热带林木。唯一有点奇特的是,在山顶的最高峰有着一块光溜溜,估计约一百公尺见方的空地。
      “弹舱最后待命检查,”雷恩沉声说道:“报告。”
      杰德中校将弹舱中的明细一一检查,同步向前座的雷恩回报。检查到最后一批弹药名单时,杰德的眼睛睁得老大,本来流利的语声突地变得滞涩。
      雷恩仿佛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继续毫无表情的冷然说道:“记住我交待过的话,不要问任何问题。继续待命检查程序。”
      杰德中校有点颤抖地完成了弹药的清查程序,额上流下冷汗。
      在这架星战凤凰上,居然一下子装载了三十六枚战术巡弋核子飞弹,九枚传统投掷式中子弹。
      到底,在洛克岛上有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会让军方煞有介事地出动这样强大的灭绝式火力?
      轰炸机低空掠过洛克岛的上空,岛上仿佛没有任何异状。一只彩色的热带鸟从树林中陡地穿出,随即在蓝天消失了踪影。
      齐鲁斯将星战凤凰在空中巧妙地停住,喷射引擎放散出强大的气流。偌大的轰炸机像只灵巧的蜻蜓,在蓝天为背景的画面下随风摆动,不远处的洛克岛山顶一目了然。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十一时五十七分。
      “他们已经到了,如果有任何状况,空军火力随时待命。”数千哩外的白宫椭圆办公室内,神色已有点憔悴的参谋总长向美国总统回报。
      在办公室中,国防部架设了与间谍卫星同步连线的高倍监视器,可以清楚地鸟瞰洛克岛。首长们也见到了在不远处海面上悬浮待命的星战凤凰轰炸机。
      在众人忐忑不安的眼神中,洛克岛悠闲地伫立海上,仿佛千古以来从未改变过它的模样。
      数位时间显示幕上的时间正逐步向正午接近。五十六、五十七……五十九秒……
      西元二○○一年五月十五日中午十二时整
      “没……没事……”众议院主席喃喃地说道,却没有人搭理他。
      正午时分,在炎热的洛克山山顶,突地出现一道粉红色的光幕。
      轰炸机中的杰德中校顺着雷恩的眼光也见到那道诡异的光幕,而一向冷峻不近人情的雷恩,此刻脸上却流下长长一道冷汗。
      粉红色的光幕在阳光下逐渐扩张,像顶造型前卫的大帐篷,仿佛有人在其中充气似地逐渐加大。光幕中间有各种颜色的宝光流转,形状千变万化。
      就在此时,轰炸机中的警铃大作,一具位在杰德的身边,上标“紧急”的通话器泛出耀眼的红光,将机内楞住的三个人惊醒过来。
      “接!”齐鲁斯简洁地说道。
      他和雷恩对望一眼,像镜中对照的双胞胎一般各自取出一支钥匙,在嗡嗡作响的警铃声中,同步插入一个双孔钥匙座,同时扭开,一道小门打开,弹出一个压克力牌子。
      杰德中校接了那个紧急通话器,麦克风中传来惶急的语声:“核子战术部署密码对照!核子战术部署密码对照!”
      雷恩俐落地将压克力牌扭开,取出一张红纸,上头列了十来行字。随着通话器传出的语声,他在纸上逐字对照。
      “阿尔法(a)、祖鲁(z)、皇后(q)……”语声流畅地念下去,雷恩的笔也在纸上飞快地划动,“卡萨布兰卡(c)、波利维亚(b)。以上密码宣读完毕。”
      从国防部来的密码全文就是azqjgphipdocb。
      雷恩的神色有点惶然不安,望向齐鲁斯。齐鲁斯耸耸肩,点头表示同意无误。
      “中校,”雷恩有点艰涩地对杰德开口说道:“随时准备投弹。”
      而在这个时刻,洛克岛上的粉红光幕也有了惊人的变化。像是个巨大的磁铁般,粉红色光幕膨胀至五公尺见方时便不再增长,却开始缓缓旋转,有许多细小的不知名物体从海中、从森林、从地面上升起,缓缓吸入光幕之中。
      “那是什么东西?”美国总统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国防部的鉴定人员立刻来了讯息。
      “是金属,还有不明的有机物质。推测金属来源自四周的海水、岩层,有机物质则由空气中的氮氧组成。”
      光幕中此时像是植物生长般地,逐步形成一个泛金属光泽的物体。
      “军方的轰炸机情形怎样?”总统问道。
      “中子弹头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待命。”
      萤幕中的金属物体又更成型了一些,看起来像是部造型拙劣的蒸气机。
      “如果你想要投弹的话,我劝你还是考虑……”众议院主席忍不住说道:“看起来不是很可怕,也不太像外星人的星际大战……”
      总统瞪了众议院主席一眼,向参谋总长说道:“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齐鲁斯将通话器耳机放下,转述了高层的交代。雷恩和杰德闻言都不禁松了一口气。毕竟,身为一个美国军人,从自己手上投下中子弹并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事。
      正午十二时三十九分,位于洛克山顶的粉红色光幕逐渐转淡,而那具不明的金属物体也已经凝聚完成。
      金属物体缓缓地从四方打开,从空间中出现的是颜色斑烂的彩色物体。
      “那是什么?”总统疑惑地问道。可是,没有人可以回答得出来。
      国防部的科学家将镜头拉近,七彩物体的影像透射卫星,投映在美国白宫首长们的眼前。
      “看起来,像是放大后的胶囊……”国务卿狐疑道:“可是质料很怪,像是塑胶,又像是生命体……”
      估算后,发现这样的物体总共有三十七枚,颜色个自不同,而国防部科学家企图用光谱分析其成份,同样也是无从比对起。
      三十七枚圆亮泛着生命光泽的物体就着南太平洋的阳光,在蓝天下闪闪发亮。
      突然之间,所有物体开始抖动,像吐尽精华般,陡地发射出各种颜色不一的强光。
      “搞什么鬼?”美国总统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吓了一大跳,以为外星人终于发动了攻击。椭圆办公室中一阵轻轻的骚动,每个人的反应都和总统没什么两样。
      “回报!回报!”参谋总长回过神来,同国防部的手下大叫:“回报状况!”
      洛克岛旁,星战凤凰上的三名飞行员初见强光也吓了一跳。定神一看,却发现三十七道强光并没有对四周围的景物造成任何破坏,只是光源充沛的在洛克山顶远远地向四面八方透射出去,穿过大气层,也不知道投射到什么地方。
      美国总统在办公室内看见这幅前所末见的奇景,张大了口,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国防部接下来传出的资讯,更让他的心情沉入谷底。
      “该物体光源来历,不明。能量形态,不明。是否为光线,不明。”
      萤幕上此时映出国防部模拟的立体光线分布图,总统这才知道刚才国防部人员所说:“是否为光线型态,不明”的意思。因为从彩色物体发射出的光线居然是会转弯的,在三度空间的虚拟模型上明显可以看出,三十七道光透过云层,在同温层的高度又一致回弯,投射在地球表面。
      国防部的科学家持续地报告下去:“投射地表位置锁定之中……第一目标已经找到,日本东京……”萤幕上的世界地图在东京的位置出现一个粉红圈圈,“……第二地点:瑞典,斯德哥尔摩。第三地点:美国德州,奥斯丁。第四地点:中国,北京……”
      三十七道光芒,瞄准的竟然全是地表上人口最稠密的名城。
      “国防部的人认为,”国防部长看着总统那逐渐失去镇定的表情,毫不留情地说道:“那些光线,应该都是弹道。而且,如果那些东西是武器的话,世界大概呈现一片焦土了……”
      美国总统看着萤幕上洛克岛的不明彩色物体,心里明白已经毫无退路。
      “这已是我最后的一个选择,”他看着众议院主席这样说道:“外敌已经出现,今后,国家就只能靠你和我了。”
      众议院主席点点头,一向坚强难以对付的男人终于也流下满头的冷汗。
      “愿上帝怜悯我等的灵魂。”美国总统喃喃自语,然后转向参谋总长。
      “投弹。”他静静地说道。
      南太平洋午后的风有点佣懒,有点醉人。五万吨级的中子弹从高空缓缓落下。海浪轻拍洛克岛的海岸,岛上的椰林、草木仿佛也随着律动轻轻摇摆。
      然后,一切就突地天崩地裂,化为尘烟。核爆的震波威力之大,甚至连已经远去的星战凤凰b4轰炸机上三名机员也陡地一仰,颈骨几乎断折。
      “投弹完成,目标已经全灭。”
      这是齐鲁斯从星战凤凰上回报的讯息。国防部内欢声一片,仿佛打赢了一场极为艰难的仗。
      欢叫声从通话设备传至白宫,一室的各部会首长却没有人有任何反应。
      美国总统像个老人般地缓缓站起身来,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到将来的狂风暴雨。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映入室内的是华盛顿五月午后的阳光。
      虽然成功地将外星军团的前哨部队毁灭,可是,接下来的战争,却不知要如何去面对。
      众议院主席看着总统高大的身影,觉得一夕之间,他已经苍老了许多。
      “可能会下雨。”
      最后,总统背对着窗外透入的光影,耐人寻味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夏威夷外海,美国空军杰德中校望着湛蓝的太平洋海面出神。
      从星战凤凰的驾驶舱望出去,天地之间一片祥和,回去之后也没有人会知道,此行居然是一场投掷中子弹的毁灭之旅。他的一生永远也无从知悉起这次任务的真正用意。
      回到基地后,两架星战凤凰b4轰炸机在三十分钟内消失踪影,仿佛从来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同行的两名飞行员齐鲁斯和雷恩也再不曾和他见过面。仿佛南太平洋洛克岛上的那场核爆只是一场梦,一场丝毫没有留下证据的奇梦。
      在杰德中校的脑海中,除了洛克山顶那幅七彩光线透射云层的景象令人永生难忘外,投弹后的那一瞬间,杰德中校还看见了另一幅诡异的不可解影像。
      那一瞬间,他看见整个天空布满了巨大瑰丽的各式各样昆虫。
      二○○一年五月十六日午夜零时十九分
      不到一天前,座落在南太平洋海浪上,青翠苍郁、枝叶婆婆的洛克岛此刻已成为一片焦土,岛上的动物、植物无一幸存。
      漆黑的夜空下,海浪拍打露出岩层的岛面,岩层中,竟显出一抹淡淡的粉红色微光。
      在浪花的节奏中,粉红色微光的光源来自一束羽状的发光物体,一阵风吹起,那抹柔和的光雾便随着海风飘散。
      羽毛状的光体随风飞舞,过不了多久,也就消失在夜空中。
      于是,残破的洛克岛又恢复了原有的黑暗死寂。
如果出现一直加载或提示已经到达最后一页,Vivo手机请点击屏幕中央“退出”,百度App请点击“关闭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惑星世纪》的书友还喜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