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星期日 四月二日  然后在第八天 首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像什么地方有艾蒿在燃烧,而顺着公路两边望去,埃勒里又没发现烟雾。起先以为看到的火,原来却是墨西哥刺木火焰状鲜红的花簇。这里鲜花怒放,要么是由于早降了舂雨,要么就是荒漠髙地一年当中罕见的阵雨刚刚滋润过大地。
      他断定那是营火,也许他希望是这样。
      己经连续几个小吋,除了这条公路之外,他没有见到过任何人类的踪迹了。
      一阵朦胧的突发奇想引得他拐上了这条哈姆林迤逦的州公路(被烈曰烤炙着的一块路牌上标明,哈姆林这地方是以林肯总统第一任副总统的名字命名的)。这条路延伸所及,都还可以行驶,问题在于,它行之不远。到了离开哈姆林五十英里的地方,道路忽然变得曲曲弯弯,糟乱不堪。显然,由于世界大战的爆发,加利福尼亚州公路部门的筑路工们将这条路的工程半途搁置了下来。
      埃勒里没有顺原路朝哈姆林方向折回,而试着抄近路迂回前进。对这一冒险的选择,他早已感到后悔不止。这条辙沟累累、破败不堪的土路,并没有通到州公路。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之后,埃勒里开始确信,这根本不是什么迂回抄近的路,而是早先的拓荒者们驾着马车行过的路迹,而且,它也不通向任何地方。
      他开始为能否找到水而感到不安。
      看不到任何的路牌和标志,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仍在加利福尼亚州界内,还是已经进入了内华达州。
      那股像是篙草燃烧的芳香气息闻不到了。当前方高处一座木屋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他便把那气息忘诸脑后了。
      埃勒里本来可能早一些动身去好莱坞的,只是想到要在圣诞节前繁忙拥堵的交通当中挤身前行,并且可能会在不知何处的某个汽车旅馆里度过圣诞节,便决定还是等一等再出发。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还有当谈到他这次旅行的时候,那位一根接一根不停地吸烟的官员对他讲的那番话:“情况是这样的,奎因先生,我们可以给你的车多配些汽油,这要比在飞机或者火车上给你弄个座位容易得多。公共汽车也一样。”
      一
      这位奇人个子很高,瘦骨嶙峋,年纪已经很大了。肯定有八十多岁,或可能已经-网他留意着那“第一个岔路口”,他要从那儿右转,去找到那条通往拉斯维加斯的公路。有一次——也许是两次吧,他也记不太准了——他看到了一条宽一点的路(好像也宽不了多少),就是“向左拐”的,他都避而未取,为此心里还略有得意之感。他只是忘了问奥托。施米特拉斯维加斯离这儿有多远和他要在路上走多长时间。
      白昼的时光渐渐消遁,多半是因为觉得有趣,他开始想入非非地玩味着一个怪念头:天亮之前恐怕是到不了他知道的任何地方了。由此便又想起了彼得·拉格,就是《漂泊的荷兰人》⑫的新英格兰⑬版本——《无影无踪的人》里面那位传奇人物,他因为亵渎地否认天上的自然伟力而遭到惩罚,被判驾着二轮鬼车、背负着电闪雷鸣的暴风雨、永远不能停歇地飞速狂奔,他总想到达却又永远都无法到达一个叫波士顿的地方。说不定,埃勒里心想,在遥远的未来,旅行者们中间也会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故事,讲的是老旧的杜森伯格车和车上的鬼司机,那鬼司机不住地停下来打问他去拉斯维加斯是否走对了路!
      一路上,埃勒里不仅要努力撑睁着困倦欲合的眼睛,还得尽可能收束飘忽游移的心神(“……第一个岔路口……向右转……”),他总是禁不住转回去想起那位老人和他那奇特的语言、奇特的装束、奇特地充满力量的宁静。在这一
      不过,把他的姓儿改叫成这样儿,倒没有引起什么联想的震动。奎南……?
      老人仍旧跪在那儿,不停地咕浓着,但他说的话在埃勒里听来毫无意义,埃勒里的思想又四处漫游去了。忽然,埃勒里惊诧地发现,自己刚才出于条件反射伸去搀扶老人的手,此刻正按在老人带头罩的脑袋上哩。怎么会搁到那儿去了呢?当然是无意中扶到那儿的。我的天哪!他想道,老人会以为我是在为他祝福呢。他忍住了想笑的冲动。这位可敬的老人这会儿说的话他一点儿也听不明白——用一些听不懂的词在快速地喃喃自语,也许就是一通祈祷吧。
      埃勒里清醒过来了。老人也已站起身来,并且握住了埃勒里的手;他那奇异的眼睛里有某种像是激动(虽然不完全是激动)的神情,还有某种不大像关切(尽管差不多就是关切)的神情。接着,他相当清晰明了地对埃勒里说道:“耕耘的时节已成过去,等待的日子也已终了。”
      埃勒里在记忆中搜寻着。这位老隐士在引经据典吗?没有结果,埃勒里什么也没想起来。那么那位年纪较轻的隐士这会儿到哪儿去了?
      “正是收获打谷的时候,而那大动荡即将临头。”
      哦,想不起来,埃勒里认定,这些话他听着一点都没有耳熟的感觉。
      “你是那第一位吗?”
      这句问话在埃勒里耳边不停地回响着。
      “第一位?”他愚钝地重复道。
      “第一位。他是那当我们遭动荡之时向我们走来,并为那第二位预备道路的。世界得赞美了。”
      这下清楚了——他发wor'd音的时候,中间是有一个轻微的停顿。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埃勒里也只能探寻地凝望着那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重复着:“第二位?”
      老人缓缓地点点头:“那第二位就是第一位,而第一位也就是那第二位。正如书中所言。我们感谢你,哦,世界。”
      要是换一个人说出这番话来,埃勒里也许会当它是无意义的废话,或是对某一部伪经的意译,一听了之。然而这个人——“这老老老人”——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也几乎不得不相信他。
      “你是谁?”埃勒里问。
      “事实上,你知道我是谁,”那先知模样的嘴上带着庄重的微笑,“我就是那老师。”
      “那么这是什么地方?”
      一阵沉默,短暂的。然后:“我都忘了你是外乡人,尽管你的到来是世界必定要随后跟从的征象。我们此刻所站的地方,人称克鲁希伯山,而我们的下面,是奎南山谷。这名字你知道的,既然那就是你自己的名字。身为何人,无不自知。”他鞠了一躬。
      “我的天哪!”埃勒里想道,他把自己错当成另一个人了,一个他一直在等待着的人。这真是一出由巧合演成的悲喜剧,除了发音相近之外,再没有任何现实的根据。但是,他把我错当成了谁呢?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埃勒里,他十分谦卑而恭敬地拜倒了,以为自己说的是“埃尔罗伊”——“你呵,上帝,眷顾我啊。”他把我当成了……
      埃勒里无法相信。
      透过自己正与之搏斗的昏晕,他听见老人——“老师”——说道:“我的人民不知道将会发生的神秘之事;不知道正要降临在他们头上的麻烦;也不知道当雹暴把庄稼摧毁在地里的时候该如何救助他们自己。以往他们像孩子一样地生活着。当大火熊熊燃起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样呢?”
      他握紧了埃勒里的手:“来吧,”他说,“留下来跟我们在一起吧。”
      埃勒里听见自己仿佛很遥远的声音在发问:“要待多久?”
      老人说:“到完成了你的工作吧。”
      他把长棍夹到胳膊底下,另一只手仍掩在袍子里(还拿着那个喇叭吗?——到底有个喇叭吗?),他在前面轻轻拽着埃勒里,开始顺着山的内坡向下走去。
      埃勒里由此踏进了另一个世界,而蓦然呈现在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奇得差点儿叫出声来。刚刚还在一片干沙秃石的荒漠之中,一转眼便已置身于满眼草木庄稼的葱绿而肥沃的土地上了。在绵连一圈儿的山所围抱的这块盆地里,土地都被筑成了梯田;犁出的田垄蜿蜒着自然的等高线。黄昏的静谧中,他听到了悦耳的涓涓流水声,循着声音的方向转过身,他看见一道小溪从地下涌出,依顺地沿着为它布好的渠道流去。很显然,在某位大师名手凭着爱心和技能的指点下,荒漠被改造了,从而,没有一粒种子、一滴水会被浪费。
      这会儿,走下了很长一段山坡之后,他才刚刚发现下面有个村落。那里有足以组成一个村庄的房子——有五十幢吧,他估摸着,大部分都很小,只有很少几幢大一些,而且所有房子的构造都极其简单。这时,吹来一阵傍晚的微风,他隐约听见了人的说话声;微风中还夹着一股烟味儿,他看见那烟在屋舍上面低低的半空中袅袅盘桓着。
      是那燃烧的艾蔺的气味。
      他们还在半山坡上走着,太阳从西边山肩上倏地便沉落了。
      巨大的阴影迅速笼罩了整个山谷——老人怎么叫它来着?——奎南山谷。
      埃勒里打了个冷战。
      
      注释:
      ①吉本gibbon,1737——1794,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其名著《罗马帝国衰亡史》记述了自2世纪起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为止的历史。
      ②贝塞猎狗(basset),法国种猎狗,短腿,长耳,动作缓慢。
      ③海伦(helen),古希腊神话中著名的美女,她引起了持续十年之久的特洛伊战争,荷马史诗中记载了这场战争。
      ④贝弗利山beverlyhills,好莱坞附近一个风景优美的地区,许多电影明星有豪宅坐落此地。
      ⑤此处埃勒里故意对上校的话作双关引用,因为英文“nmatightlittlecadre”,既可理解为“指挥一个紧张工作的骨干小组”,也可理解为“驱赶一个神经紧张的小干部”。
      ⑥德米尔demille,1881——1959,美国著名电影制片人兼导演,所拍影片以场面豪华壮观著称,名作有《十诫》等。
      ⑦南北战争1865年结束,其后美国没有过战争。
      ⑧紫心勋章(purpleheart),美国授与作战中负伤军人的奖章。
      ⑨死谷deathvalley,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东南部靠近内画大洲边界的一条狭长洼地,是北美洲最干燥炎热的荒漠地区。
      ⑩《雅歌》songofsongs,《圣经·旧约》中的一卷,传为所罗门所作,是一部采用恋人对话形式的情歌集。《雅歌》第四章中的原句为:“你真美啊,亲爱的!/啊,真美啊!/面纱后面,你有一双鸽子的眼眸……”。
      ⑪乐善好施的撒玛利亚人goodsamaritan,源自。
      ⑫《漂泊的荷兰人》theflyingdulchman,传说一荷兰船长以自己的生路发誓赌咒,要在暴风雨中绕过好望角,因而被罚终生在海上漂泊,永远不得靠岸。
      ⑬新英格兰newengland,美国东北部缅因、新罕布什尔、佛蒙特、马萨诸塞、康捏狄格、罗得岛等六个州的总称。
      ⑭t型车modelt,是福特汽车公司在1909年到1927年间生产的一种汽车。
      ⑮指爱德华八世(即后来的温莎公爵)及其弟乔治六世。二人前后于1936年1月及12月即位英国国王。
      ⑯“thewordbewithyou”,由“上帝与你同在”一语脱出。
      ⑰英语中“眷顾”ward、“上帝”lord、wor'd近似于world:“世界”几个词在发音上与“言语”word有十分相近之处。
      ⑱“你是谁?”的现代英语表达是“whoareyou?”;古代英语为“whoartthou?”;鬼格会教徒将“thou”发音为近于“you”的“thu”。
      ⑲参见《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第九章。另:译文中尤其是以整段、整句的形式出现的黑体字,是奎因在半梦幻状态下的一种冥想或是联想,其内容大多引自经文等处,恕不一一加注。
      ⑳英文中queen译做“奎因”在发音上相近。
如果出现一直加载或提示已经到达最后一页,Vivo手机请点击屏幕中央“退出”,百度App请点击“关闭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然后在第八天》的书友还喜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