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固其其  谁的心里藏着谁 首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一年我忽然很不好,每天都觉得很困,很困,无论怎么样子眼睛都睁不开。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我辞掉了生活,坐上长途汽车,回到了最北方的乡下奶奶家。
      奶奶家有一铺炕,很暖很暖。我一扔下包就爬上去睡着了,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迷迷糊糊中奶奶给我拉了被子,然后就再不记得什么了,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
      奶奶只是给我端来一碗荷包蛋,然后就笑眯眯地看着我。从来没问我是什么让我这么困,是什么让我这么能睡,是什么让我这么想忘却。也或是什么让我伤了心。
      从那以后,我就和奶奶在一起厮守着,扫扫地啊,喂喂小鸡,有时在村子里转来转去,碰见一两个熟悉的邻居就拉拉家常,说的无外乎都是苞米土豆什么的。当然这些都是在我睡醒后的事儿了。
      我特别困,白天睡到晚上,晚上睡到白天。奶奶把土炕烧得热乎极了,我盖着暖暖厚厚的被子,黑甜的睡着。晕乎乎中,听奶奶絮叨着,絮叨着。她在那里悠悠地讲着的故事。已经讲了二十年的啊!我从小起听过无数遍也听不厌烦的。
      在奶奶的描述里,那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地方。
      它在黑龙江最源头的地方,一片大得看不到边而且春天会开满达子香的草甸子上。最出名的那里的一家店——店。那是一个门脸很小很小的店,刚刚好容一个人进去。门上种着许多的土豆花,一大块土豆露出头来算作是门把手。里面是很多的房间,很多的床。按奶奶的讲法,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来了,这个店也是装得下的。
      一年只分两季,夏天和冬天。它的夏天太阳是永远不落的,冬天永远都是黑夜。周而复返。许多许多的人来都到这个地方,来过这个地方的人,这一辈子就都忘不了它了,而且都会过得很好。
      我把被子拉在脖子那,靠着烧得火热的墙。听奶奶讲着的故事。http://
      煤油灯的光是金黄色的,一闪一闪。奶奶一边补着一件大襟,一边悠悠的讲着。
      “以前呀,有一个做生意的人。藏书网
      他有一个女儿,他特别爱他的女儿,比爱这世上任何的任何都爱。可是他女儿生病死了。他难过极了,什么也不做了,也不睡,天天坐在那里想他姑娘啊。他老婆一劝他,他就拍着胸脯痛哭,只会说那么一句话,‘我的姑娘啊!我的姑娘啊!’他老婆只好像抱小孩儿一样把他抱在怀里,任他那样子,再不敢说什么。
      他一天天瘦下去,眼看就要不行了。他老婆没有办法,就把他送到了。在一个全是土豆香味的房间里,他住下了。的冬天只有夜晚,他开始还睁着眼睛一夜夜熬着,可是这黑色太浓烈了,终于他还是睡着了。这一睡就是好长好长的时间。他每天都在梦里梦见他的女儿,从刚出生的时候,到学会走路,到后来再到后来,他不愿意醒来,就希望这样睡着睡着。春天来了,达子香开满了原野,他也不知道。一天,他在梦见女儿坐在一大片白色的土豆花中,慢慢地飞上天空,和他挥手告别。从那以后,他就醒了。夏天也来了。外面是明亮得不行的日子。
      他老婆来接他了,他倒是白胖极了,他老婆又黑又瘦,他抱着他老婆哭了。他老婆什么都不说,轻轻地摸着他的脸,最后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到冬天的时候,我也想在里面睡一觉。”于是整个夏天他们都没有离开,就在草甸子上生活。到了冬天时,他老婆去睡的时候,他就乖乖地在外面等着。像一只看家的小猫一样。结果他老婆只睡了一夜就出来了,很满足的样子。老两口就拉着手回去了。听说后来一直过得挺好的,还做生意,也挺赚钱的。”
      “再讲一个吧,我想听。”我赖赖的说。
      奶奶点点头,扯了一下线头,接着又说了一个。
      “有一个姑娘,她伤心了。因为喜欢的人要和别人结婚了,这个明晃晃的世界让她害怕。尤其是冬天,白白的雪晃得眼睛疼。她就往黑色的地方跑,于是无意中就撞进了。跑进了有土豆花的店里,拉过一床印满紫色土豆花的被子就睡着了。-网
      这一冬睡得像冬眠的熊一样,真是香啊。她梦见好多的人,小时候帮她写作业的男孩儿啊,上学时暗恋的那个人,还有现在这个喜欢的人。还梦到了将来,梦到了将来其实她找到了一个更喜欢的人,过着比现在要幸福多的日子。到了夏天的时候,她从房子里跑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照镜子。然后她大喊着:‘呀,我胖了这么多,得敢快去减肥了,要不没有人要啦。’然后她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看样子,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来时的心情啦。”
      我笑得在被子里打滚。“奶奶,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奶奶特认真地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骗谁也不能骗你啊。你是我的孙女儿嘛。咱们老李家单传姑娘,就你一个孙女儿啊,从你姑姑往上,再一个姑姑,都是一个呀。还有还有……”奶奶又开始往上说了。
      “奶奶,再讲讲吧。咱们家的事儿都讲过一百万遍了。”
      “嗯,好好。再讲讲吧。
      其实那里的夏天也是非常值得一说的。太阳是永远不落的,到处都是白天。达子香一直不败,草甸子上野鸭成群。更多的人来呢。
      你见过黑乎乎的人没有?(我摇摇头。)就是有那样的人啊,全身黑乎乎的,完全看不到本来的颜色。这样子的人活得辛苦得不行,于是就会跑到来。在草甸子上晒一夏天就好了,他们都是亮堂堂的回去的。
      还有湿乎乎的那种人,全身浸透了水的。也不知道是被水淹的,还是哭的。反正都愿意来这里晒晒,晒干了晒透了,就挺乐呵地回去了。
      他们天天就在草甸子上溜达,困的时候就睡在软得不能再软、暖得不能再暖的干草上。像小孩一样,吃啊玩啊。”
      我听着听着,慢慢地又睡着了。
      后来天气有些暖了,我搬张小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奶奶拿着几块碎布在那里连连补补。几只小鸡在脚前脚后地跳着,啄着。门口偶尔有路过的村人,偶尔没有。我在那里悠然神往着。
      有一个疑问在我心里,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奶奶,你去过吗?”
      奶奶慢慢放下针线,轻轻地点点头。“去过的。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儿了。那年你爷爷刚刚没了,只有你爸爸和你姑姑在我身边。日子真的是过得太难了,我也是很困啊。我做了一个梦,你爷爷回来了,他带我去了一次那里,不过我没有睡着,只是拉着他说了一夜的话。好像那一夜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后来他就真的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梦见他。不过你看,你爸爸和姑姑都成人也成家了。你都这么大了。”
      “唉,。”奶奶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她低下头又开始弄那几块碎布,一针一针,她想连一块小垫子。一个可以让人坐得舒服坐得柔软的小垫子。
      我在奶奶家里度过一整个冬天,也睡过了一整个冬天。
      到了回去的时候,奶奶给那块小垫子里絮了好多的棉花,软软的送给了我。在回来的车上我一直坐着它,暖和和的,像是奶奶家火炕的味道。无论怎么样也不困了,整个人都好像那么的有精神。就像是,哦,对,就像是刚从回来一样。
      到底在哪呢?在黑龙江啊。
      黑龙江在哪呢?黑龙江就在黑龙江啊。
      那到底是在哪呢?这个。那我这样说好了。
      很多的人都知道。懂得爱的人知道它的位置,永远也不会迷失。
      不只是存在于传说里,我想它是永恒的,只要世上有人在爱着。
如果出现一直加载或提示已经到达最后一页,Vivo手机请点击屏幕中央“退出”,百度App请点击“关闭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看过《谁的心里藏着谁》的书友还喜欢






加载中...